簡政優惠助力發展 轉型升級任重道遠

——陜西省小微企業五年跟蹤調查分析報告

來源:國家統計局陜西調查總隊 點擊量:68 發表時間:2019-11-12 08:46

陜西調查

2019年第48期 

總第626期 

 

 

簡政優惠助力發展  轉型升級任重道遠

——陜西省小微企業五年跟蹤調查分析報告

小微企業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礎,是創業富民的重要渠道,在擴大就業、增加收入、改善民生、促進穩定等方面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自2014年實施工商登記制度改革以來,新設立市場主體猶如雨后春筍涌現出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局面快速呈現。為監測新設立市場主體的成長情況,國家統計局對2014年3-7月成立的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進行跟蹤調查,其中,陜西省共抽取1577家調查樣本,已經進行了五年的跟蹤調查。調查數據和調研結果顯示,陜西省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整體發展穩健、不斷壯大,大學生創業的企業發展后勁足,但融資難、招工難、創新能力和產品競爭力弱仍是小微企業發展的主要制約因素。

一、小微企業和個體戶發展現狀

陜西調查總隊從2014年三季度開始對全省1577家新登記注冊的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進行跟蹤調查,調查樣本2/3為小微企業,1/3為個體戶,涉及農、林、牧、漁業、制造業、建筑業、批發零售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等19個行業大類。

(一)正常營業率下降,部分行業關停較多

全省新設小微企業和個體戶經過五年的發展,正常營業樣本逐漸趨于平穩。從跟蹤情況來看,2014年四季度部分籌建樣本轉為正常經營,正常營業樣本數最多,為929家,比2014年三季度多21家,達到最高值,此后逐季下降,截至2019年二季度,正常營業樣本下降到502家。2019年二季度,正常營業樣本占全部樣本的比重為31.8%,較上季度下降1.6個百分點,較2014年四季度、2015、2016、2017和2018年二季度分別下降27.1、24、13.2、8.5和5.7個百分點(如圖1)。

1   2014-2019年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正常營業率    (單位:%)

圖片1.png



從行業門類看,截止2019年2季度,正常營業的企業數量較多的依次為: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以及農、林、牧、漁業、制造業、建筑業。2014年三季度初次調查與2019年二季度正常經營樣本行業分布以及變動情況如表1,經過五年的發展,市場優勝劣汰,406家樣本停止經營活動,部分企業和個體戶規模小、抵御風險能力較弱,導致關停數量多,批發和零售業經營門檻低,資金投入靈活,但消亡也快,正常經營樣本減少了197家,占消亡企業的比重為48.5%,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減少了49家,租賃和商務服務業減少了42家,建筑業減少了40家,以上四個行業占消亡企業的比重為80.8%。


表1     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正常經營樣本行業分布情況 

單位:戶

行業門類

201403季度(初次調查)

201902季度(五年后)

變化數量

合計

908

502

-406

農、林、牧、漁業

56

33

-23

采礦業

3

2

-1

制造業

39

33

-6

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

2

1

-1

建筑業

73

33

-40

批發和零售業

403

206

-197

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

17

14

-3

住宿和餐飲業

56

42

-14

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

41

24

-17

金融業

3

0

-3

房地產業

21

10

-11

租賃和商務服務業

81

39

-42

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

17

10

-7

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

4

14

10

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

77

28

-49

教育

2

3

1

衛生和社會工作

2

2

0

文化、體育和娛樂業

10

8

-2

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

1

0

-1

 

(二)初次創業占比高,大學生初創樣本后勁足

營商環境的不斷優化提升,創業門檻不斷降低,不斷激發了市場主體創業活力。一是首次創業成主流。受“雙創”熱潮影響,更多人擁有公平的創業和競爭機會,初次創業者成為創業大軍的主導力量。2014年三季度初次調查時,在找到的調查樣本中,71.3%的樣本是初次創業,28.7%的樣本是二次或者多次創業。二是大學生初創樣本發展良好。調查顯示,截止到2019年二季度,在502家正常經營的樣本中,仍在正常經營的樣本中,“大學生初次創業”有50家,正常營業率為34.2%;“非大學生初次創業”有297家,正常營業率為33.2%;“二次或多次創業”有155家,正常營業率為39.4%。受大學生自主創業優惠政策等利好因素的影響,大學生首次創業樣本發展后勁足,從營業收入看,“大學生初次創業”的樣本主營收入同比增長39.3%,“非大學生初次創業”同比增長9.3%,“二次或多次創業”同比下降20.5%。

二、小微企業穩健發展,不斷壯大

 (一)資產規模擴大,營業收入增長較快

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戶樣本單位不斷成長成熟,資產規模、戶均實力增強。跟蹤調查顯示,2015-2019年上半年,正常營業的新設立小微企業戶均資產、戶均營業收入呈現上升的趨勢,企業和個體戶經營規模不斷發展壯大。截至2019年上半年,樣本戶均資產167.9萬元,是2015年上半年的1.6倍;戶均營業收入42.4萬元,比2015年上半年增長73.1%,如圖2所示。

2:正常營業的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經營規模變化情況

圖片2.png

 

(二)人均薪酬穩步提升,吸納就業人數增加

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人均薪酬穩步提升,正常經營的樣本戶均吸納就業人數呈上升趨勢。 2019年上半年, 戶均人均月薪酬2549元,比2018年上半年增加了200元, 增長8.5%,比2015年上半年增加了427元,增長20.1%。小微企業和個體戶雖然規模不大,但準入門檻低、創辦速度快,數量眾多,在吸納就業方面具有重要作用。2019年上半年,正常經營的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戶均吸納就業人數為5.6人,比2015年上半年增長了9.8%,如圖3所示。

 

3:正常營業的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戶從業人數及薪酬情況

圖片3.png

 

(三)扶持政策落實,享受優惠政策面擴大

近年來,各種扶持小微企業的稅費優惠政策,尤其是2019年新一輪減稅降費政策涵蓋范圍廣、降費力度大,從小規模納稅人月銷售額10萬元以下免繳增值稅,到小型微利獲利面擴大以及“六稅兩費”優惠,使企業受益明顯,減輕小微企業的經營壓力。調查顯示,2019年二季度,享受到優惠政策的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戶的比例為61.3%,分別比2015、2018年二季度提高了21.3和11.5個百分點。享受優惠政策的340家樣本單位中,92.9%的享受到了稅收優惠政策,6.8%的享受到了政府資金支持或貸款優惠。


三、注冊未經營、消亡企業的主要原因

調研發現,未正常經營的企業和個體戶主要有兩類,一類是注冊之后未經營,另一類是正常經營之后受多種因素制約導致關閉停產企業

(一)注冊后未開展經營活動

2014年創立到2019年二季度,工商登記注冊之后但一直未發生經營活動的樣本數量為532家,占全部樣本數量1577家的比重為33.7%。注冊之后未開展經營活動的原因主要有:一是處于籌建階段,由于經營條件還不成熟,企業還在籌備階段。主要表現在企業的啟動資金、辦公場地、硬件配套等條件還不到位,導致企業無法開展經營。二是企業由于客觀因素放棄營業。企業注冊后卻無法獲取營業資質及審批許可,或者由于行業不景氣等因素,導致注冊后遲遲無法正常運營。三是為轉賬或其他用途注冊單位。部分經營者為已有公司轉賬或代理發票等方面注冊單位,調查中一直沒有實際經營活動。

(二)消亡速度趨緩,多種因素制約導致關停、破產

2014-2019年,全省跟蹤調查的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樣本停產、關閉、破產數量逐年上升,但呈現出關停、破產增速明顯放緩的情況。2014年三季度創立初期,關停、破產樣本數量為103家,2015年二季度數量為240家,與2014年三季度相比增加了1.3倍,2016-2019年二季度關停、破產樣本數量分別為384、476、503、586家,同比增長60%、24%、5.7%、16.5%,可以發現,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創立之初,消亡速度較快,但經過三年的發展相對穩定,消亡速度明顯下降。

小微企業處于產業鏈和價值鏈的低端,企業規模偏小,實力偏弱,再加上地域分布較散,產業集聚程度低下,這些普遍特征決定了其生存的不確定性和較高的消亡率。企業和個體戶消亡的主要原因有:一是企業自身經營不善,同質化競爭嚴重。全省小微企業和個體戶數量主要分布于批發和零售業、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和住宿和餐飲業等傳統服務業,這些行業的小微企業所占比重大,產品服務同質化嚴重,競爭激烈,導致企業關停。二是生產經營成本上升。原材料、人工成本、用地成本、房屋租金等上漲。多項成本過快上漲提高了企業的綜合成本,擠壓了小微企業的利潤空間,導致小微企業生存艱難。三是本小利薄導致企業抗擊力弱。小微企業容易出現流動資金短缺、人才流失等情況,影響企業正常運轉。四是市場需求不足,經營困難。小微企業從事的行業門檻低,當市場需求旺盛時,企業如雨后春筍般蜂擁而至,但需求迅速飽和,產能過剩,訂單減少,發展受阻。五是環保倒逼企業升級改造。部分小微企業雖然突破了創立之初的經營困難期,但環保意識不強,未能投資設備改造,環評不達標,停產關閉。



四、發展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融資問題是企業發展最大“攔路虎”

2014-2019年,融資問題一直是困擾企業發展的最主要問題。主要表現在: 一是融資需求下降,滿足融資需求占比低。盡管陸續出臺了加大小微企業財稅政策的支持,但小微企業融資需求仍不斷下降且融資需求得到的滿足程度一直偏低。調查顯示:有融資需求的樣本比重從2014年三季度的34%呈逐年下降趨勢,2015-2019年二季度依次23.3%、18.9%、14%、12.1%、12.3%。2019年二季度,有融資需求的企業中,有效緩解資金緊張的比重不足兩成,八成企業的融資緊張情況未得到有效緩解。二是融資門檻高,難解企業燃眉之急,新設立小微企業由于規模小、實力弱、風險高,貸款資質相對不足,銀行放款設限較多,較難獲得銀行貸款。銀行貸款審批需要有效的抵押物才能獲得貸款,而小微企業沒有足夠的資產進行抵押,造成企業通過銀行融資難。三是融資渠道較窄。小微企業融資缺乏多元化,渠道單一,小微企業和個體戶的融資渠道集中于銀行貸款和民間借貸,向其他企業借款或通過小額貸款公司、擔保公司、典當行等渠道融資的樣本占比較低,2014年三季度占比為1.4%,2015-2019年二季度占比均在10%以下。四是融資成本較高。調查顯示,2014年三季度、2015-2019年二季度,企業和個體戶樣本的銀行貸款及費用率均值在6.6%-8.6%,且呈現銀行融資成本上升的趨勢,民間借貸的月利息率均值在1.2%-2.5%。

(二)用工困境是企業發展的“絆腳石”

一是招工需求下降,用工形勢嚴峻。自2014年三季度開始,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戶樣本的招工需求呈現下降趨勢,2017年二季度以后樣本的招工需求逐漸趨于穩定。截至2019年二季度,87.7%的樣本沒有招工需求,比2015年二季度高3.7個百分點,較2014年三季度高9.6個百分點。在有招工需求的66家樣本中,僅20家招到了全部或者大部分所需員工,46家樣本沒有或者僅招到了少部分員工。隨著企業的發展,企業對人才尤其是熟練工人、技術人員或高端管理人才的渴求更強烈,由于新設立小微企業和個體戶平臺小、經驗少、穩定性差,難以吸引到人才,招工難度加大。二是人員穩定性差。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戶尚未建立完善的薪酬制度,員工的發展受限,人才穩定性差。小微企業無力承擔較高的薪酬和福利,人才流失較大。

(三)創新能力、產品競爭力弱,是企業發展壯大道路上的“荊棘”

一是創新不足、轉型難是小微企業存在的普遍問題。小微企業資金少、實力弱,且多分布與基礎生產加工或者服務,處于生產鏈的底端,利潤空間有限,難以在研發創新上投入過多資金。部分企業有轉型升級的意愿,但面臨著資金不到位,技術人才匱乏等問題,轉型升級面臨的困難較大。二是小微企業大多數從事傳統行業,生產技術比較落后,產品技術含量低,在市場競爭中只能依靠代理加工、低價格等簡單的競爭手段生存,導致小微企業提供的產品或者服務同質化嚴重,使其在市場上競爭力不強。

五、對策建議

(一)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加大財政、金融扶持力度

一是持續優化營商環境,降低制度成本、交易成本。通過規范市場行為,保障市場主體權益,持續營造公平市場環境。二是政府應發揮好橋梁作用。推進民營企業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建設,利用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將政府已有的市場監管、工信、稅務等行政記錄信息,形成較為完整的企業畫像,作為金融機構信貸的判斷依據;同時,搭建好民營企業信息服務平臺,整合政府、市場服務機構等資源,實現需求與資源的有效對接。三是加大財政向民營企業傾斜力度。針對政府重點扶持的新興行業、技術行業,優化財政在大、中、小企業間的分配比例,增加“扶小”資金的投放額度,扶持重點行業民營企業發展。

(二)增強小微企業在產業集聚中的效應  

引導小微企業向產業集聚、集群發展,既要考慮空間上的集合,還要注重構建企業產業鏈的布局,政府在引導小微企業集聚的過程中,一要充分考慮區位的綜合優勢,從產業、技術、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等方面考慮,避免出現過多的交叉重復,減少資源浪費、環境污染等情況。二要積極推進小微企業與大中企業的合作機制,鼓勵大企業將關聯的小微企業納入整體發展和專業分工體系,以業務為連接,以資本為紐帶,形成分工協作強、優勢互補的產業集群。通過大企業將訂單分給小企業生產等方式,發揮各自優勢,讓大企業和小企業通過合作達到雙贏。

(三)優化保障服務,產學研結合促進企業技術創新

一是完善就業服務體系,搭建就業服務平臺,收集、掌握勞動力市場的最新動態。加大職業教育投入,結合當地產業發展實際或者結合用人單位需要,有針對性地舉辦崗位技能培訓班。二是通過產學研結合的方式,能幫助企業引進和借用外部的技術和人才資源,取長補短,彌補小微企業自身在技術、人才方面的不足,有效降低企業技術開發的風險,切實提高小微企業技術創新的成功率。

 (撰稿:專項調查處  何偉)


河北11选5